安庆资讯网

新闻

首页 > 体育 > 运动时尚 >> 正文

空竹巨匠被称"俩头脑" 4合院里健身有妙方

发稿时间:2019-06-07 06:57:10 来源:腾讯新闻

北京空竹博物馆,坐落在西城区报国寺小星胡同里。这是一座古香古色的四合院,院里栽着寓意事事红火的柿子树、石榴树,两大间展厅里陈设着各式各样的空竹。65岁的博物馆馆长李连元说:“空竹故事多,我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别看已经退休10年了,但李连元现在仍有很多“头衔”。其中最闪亮的,要算是“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抖空竹技艺代表性传承人”。

不过,李连元也很喜欢另一个“头衔”——全国群众喜爱的社会体育指导员。这个头衔是2008年获得的,那一年,他和他率领的西城区广内空竹艺术团将空竹抖上了北京奥运会。

在行政管理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认定是文化部门的工作。但“文体不分家”,既然是接受体育记者的采访,李连元说自己也算得上是个“体育人”。虽然从来没进过任何一支专业的体育运动队,但“初中毕业时差点儿就进了体育师范学校,小时候学过7年象棋,一般人不是我的对手。游泳也特棒,最远游过27里地……”说到这些,他有那么一丝得意。

如果因为自己的体育特长救过三条人命,想不得意也难!

李连元救过的3个人,有两个是从水里救出来的。第一个,是他年轻时和哥哥一块儿在什刹海里救起一个溺水的厨师。第二个,是他在十三陵林场工作时,和一个退伍的特种兵一起横渡附近的水库。游到一半,退伍特种兵体力不支,情况很危险。李连元自忖很难把他拖回岸边,于是脑子一转,自己踩着水,让特种兵扶着自己的肩膀恢复体力。十多分钟以后,退伍特种兵缓过劲来,两人一起游回岸边。第三个,是在酒桌上救的。李连元在纺织局当过销售经理,做销售免不了要喝酒。有一次在邯郸喝酒,喝着喝着,他觉得同桌一个外地销售有点儿不对劲,于是赶紧把人送去医院,结果是,“幸亏送来的及时”。

在酒桌上救人,其实和李连元的体育特长没什么关系。但从他救人的故事中不难看出,他这个人聪明,不蛮干,还善于观察。

说起聪明,李连元也不谦虚。小时候,他课余卖过报纸,卖过肥皂,总能比其他人卖得更多。“我会挑地儿,也会挑时候,那会儿就有大人夸我是‘俩脑子’。”

不过,“俩脑子”的李连元却没有分多少脑子在自家生意上。他们家是“老天桥”的,打李连元记事起,就看着父亲跟爷爷学做各种糖、茶汤、元宵,而母亲则是和奶奶一起带着孩子们练踢毽子、抖空竹。“家里的生意技艺我没上过心,倒是踢毽子和抖空竹很吸引我。小孩子嘛,肯定对玩儿更上心。”

上心的李连元没用多久就学会了很多高难度的花毽儿绝活儿。“抖空竹比踢毽儿容易,加上我特别上心,细心地看,不住地问,不断苦练。奶奶时常夸奖我,所以赶上看的人多时,我能把单轮空竹抖得山响、扔得老高。人们一叫好儿,小孩子的显摆劲儿、得意劲儿更大了。”

因为空竹抖得好,李连元后来也算是帮了家里的生意。爷爷带着父亲在天桥出摊时,让奶奶带着小连元在摊儿前面抖空竹。一开始,是奶奶把抖响的空竹传到小连元手里接着抖,后来就是小连元和奶奶一起抖,“奶奶做‘钓鱼’我做‘猴爬杆’,奶奶做‘闪金背’我就把空竹扔得老高。”一老一小的空竹表演很能聚拢人气,摊儿前围观的人多了,家里的生意也好做多了。

“这叫声响人聚。”李连元说,这也是空竹的一大特色。不过,以前“聚”的是家里的财,现在“聚”的是真正的人气。如今,李连元忙着教徒弟,搞培训,办比赛,主持空竹博物馆,为的就是把空竹这项活动长久地聚拢下去。“以前抖空竹,是生活需要。现在抖空竹,也是生活需要,是丰富生活的需要。”

爱玩,而且玩出名堂的人,李连元绝对算一个。这样的人容易让人羡慕,因为“他们玩也玩了,还什么都没耽误”。可是,人们经常忽略的是,这些玩出名堂的人,在玩的过程中也需要坚持和支持。

虽然已经过去了50多年,但李连元仍然清晰地记着一个小学同学的名字,他叫刘大成。上小学时,连元和大成抖空竹的水平不分伯仲。可是,一个杯子盖儿却让两个小伙伴“分道扬镳”。

李连元小时候家里弟兄多,没有那么多空竹让孩子们人手一个,奶奶就把家里的壶盖儿拿出来手把手地教孩子们抖,聪明的李连元很快就学会了,但并不熟练。有一天,爸爸妈妈出去做生意,奶奶也外出买菜,留在家里的几个孩子“反了天”,抖什么的都有。李连元拿起一个杯子盖儿就抖,一不小心,摔在地下碎了。奶奶买菜回来,尽管大声呵斥了小连元,但也没有就此不让他练习。后来,李连元把家里的杯子盖儿偷偷拿出来,找个有沙土的地方练着抖,渐渐掌握了抖各种盖儿的技术。

李连元把杯子盖儿装进书包带到学校,向同学们显摆自己的技术。刘大成自然不甘落后,也把家里的杯子盖儿拿出来抖。可是有一天,大成红肿着眼睛来到学校,原来他把家里的杯子盖儿摔碎了,被爸爸狠狠地揍了一顿,把空竹杆也给撅断了。

虽然小连元一个劲儿地安慰大成,但大成一边用手摸着身上挨过打的地方,一边对小连元说:“以后我什么也不抖了。”打那以后,大成真就不抖空竹了。“这事说起来都几十年了,不知大成现在过得怎样了,还能记起儿时的事吗。唉,我觉得挺对不住大成的,他爸爸也是……”

李连元抖空竹抖出名堂,固然少不了家长的支持,但自己的坚持也很重要。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上心”。李连元不但抖空竹上心,在学习和生活中也很上心。

李连元上学时从来没怕过考试,他说因为自己有一个法宝——歌诀记忆法。“我就是爱琢磨,琢磨怎么记住那些知识。”他现在还清楚地记得,上小学四五年级时,为了记住“风的形成”,他自编的歌诀,“太阳照在大地上,热的空气往上升,冷的空气来补充,空气对流形成风。”

“自己编出来的东西,能记一辈子!”

离开学校,走上社会的李连元又开始琢磨着记住别的东西。结婚以后,他为爱人早晨起来去上班编的歌诀记忆法是,“出门三件宝,月票、钥匙和手表”。这几年,他给女儿女婿编的歌诀是,“出门三件事,车卡、手机和钱包”。后来,他把这个歌诀进一步丰富,变成——“出门之前,伸手要钱(身份证、手机、钥匙、钱包)”。

让李连元记住一辈子的,除了自己编的歌诀,还有奶奶、妈妈以前常常跟他念叨的话。奶奶以前常对他说:“好吃的给邻居送点儿,有用的本事教教别人,善总得报。”母亲常爱跟他说:“跟邻居相处时,应该懂得平时肯帮人,急时有人帮。”

“所以,如今我常对徒弟们和空竹爱好者说,传出去是最好的保护!无论是空竹技艺还是其他有用的知识和本领。”李连元说。 本报记者 谷辛

www.qianmo.cc
责任编辑:王牧青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订阅手机青年报

安庆资讯网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3号 京|ICP备113号-17 京公网安备1137246